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人物 馬主江湖 查看內容

Madeleine Winter-Schulze:半個世紀的足跡

2013-1-23 16:45| 發布者: flyhenry |原作者: 肖男|來自: 《馬術》2012年10月刊

摘要: Madeleine Winter-Schulze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者,1941年出生于柏林。她被視為德國最成功的盛裝舞步選手,在障礙賽上也頗有造詣。她還是德國最大的馬主,全身心投入馬術事業,從不曾改變。

她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者,1941年出生于柏林。

她被視為德國最成功的盛裝舞步選手,在障礙賽上也頗有造詣。

她還是德國最大的馬主,全身心投入馬術事業,從不曾改變。

亞琛馬術節中,我們遇到了這位愛馬如生命的圈內摯友Madeleine Winter-Schulze,一同找尋那些關于馬的足跡。半個世紀,歷久彌新。



源起Coca Cola

“孩提時代的妹妹身體不好,醫生建議我們女孩兒應多強化背部的運動,例如游泳和騎馬。而巧合的是,那時的父親經常騎馬爬山,穿越美麗的格瑞努沃德森林,回家后給我們講述那種美妙的體驗。于是,父親的業余愛好激發了我們姐妹倆騎馬的熱情”,談笑間,Madeleine彷佛置身于那個年代,沉浸其中,“事實上,父親很快就把這項愛好發展為事業,開始經營自己的馬場。我和妹妹都會在馬場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早上6點就要到馬廄,然后帶它們在院子里繞圈;9點的時候,進入正式的馬匹訓練階段。我很感激父親,給了我們精神與物質的雙重支持和保護,不僅讓我們的童年有馬相伴,還讓我們繼承了一筆在當時來說相當可觀的財產!


談至Madeleine的愛馬,她興致勃勃道:“我的第一匹坐騎是Coca Cola,是父親從一位汽車經銷商那里用一輛拖拉機換來的。至今都難以忘記第一次騎馬時的感覺,非常棒!迸cCoca Cola共度的7年中,Madeleine在1959年奪得德國大獎賽盛裝舞步的冠軍。又于1969年及1975年,分別同坐騎 Patella、Dacapo代表德國國家隊出戰亞馬遜贊助的障礙賽事,獲得獎項。之后她一直潛心研習騎術,并在1983至1986的3年中,多次于漢堡摘得馬術賽事的桂冠,見證了她作為一名職業騎手的巔峰時刻。


在Madeleine騎乘的眾多馬匹中,她最喜愛的馬是Tegeran,她回憶到:“Tegeran是一匹很特殊的馬,從我見到它的那一刻起,就對它一見鐘情。我們互相配合,相得益彰,取長補短,對我來說那是一段充滿幸福感的日子。1996年的一次訓練中,Tegeran受傷很嚴重,永遠離開了我。我很難過,因為我知道,我永遠不可能再擁有一匹愛馬——就像我的夢中情人Tegeran那樣的馬。我似乎一度失去了前進的動力。幸好我的丈夫Dieter Schulze一直在幫助我、鼓勵我,可以說,我們倆對馬術的摯愛不相上下。最終,我沒有讓他失望,在障礙賽中再一次證明了自己!


Madeleine總是把關于馬的事情放在第一位。有一次周末,約好Isabell Werth一起去Göteborg,不巧馬房里一匹母馬的臨產期要到了,她毅然決然地取消了這次約會。那時她更擔心的是這位已經生產四個小馬駒的英雄母親,這一次是否順利生產。她說她能感覺到母馬希望有她的陪伴。



快樂的馬主

想來Madeleine這個名字對于很多馬術愛好者來說并不會陌生,馬術騎手的職業生涯為她贏得了世人的尊重。退役后,她和丈夫搬到了漢諾威,繼續身體力行地做著與馬有關的各種事情,而這些在別人看來,都是造福馬界的實事。她養了70多匹馬,贊助了很多有天賦的騎手。奧運會冠軍Isabell Werth和Ludger Beerbaum已經和她有過數十年的合作。她喂養的優質馬中,有12-14匹在Ludger的馬房,14匹在Isabell的馬房,有25匹在自己的Mellendorf馬房,剩下的都用來贊助其他騎手?粗约旱鸟R獲得好成績,讓作為馬主的Madeleine倍感欣慰。Ludger訓練和參賽所騎的馬都是她從1997年就開始贊助的,比如Gaylord、Priamos、Champion de Lys、Goldfever、Gotha、Coupe de Coeur;而Isabell的舞步馬Satchmo、Warum nicht、El Santo、Laurenti、Bella Rose也都是她從2001年開始贊助的。除此之外,Marco Kutscher、Philipp Weishaupt、Hendrik van Eckermann及三項賽騎手Bettina Hoy、Ingrid Klimke、Ina Saalbach-Müller和Karin Rehbein也都得到過她的幫助。


和Madeleine的交談讓筆者看到了她身上具備的很多優秀的特質。她不僅是騎手的贊助人及支持者,還是他們的朋友。Madeleine說:“我退役后,希望能找個合適的人照顧馬。正逢Ludger和Isabell需要馬匹參加比賽,所以我們大家因馬結識,并組成了一個大家庭。相處過程中,我們的感情不斷升溫。我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孩子,他們對我的照顧也無微不至,還會時不時調皮地跟我做鬼臉,逗我開心。Isabell已經習慣于每天給我兩通電話,白天我們會煲電話粥,說著訓練中發生的事,有不適應的情況,我會及時開解她;夜間她還會向我道晚安。同樣地,當我在訓練某一匹不聽話的馬時,他們都會過來協助我,我也會為他們準備豐盛的菜肴。我們的關系就像是家人一樣,感覺非常棒!”


回顧過往的經歷,Madeleine這樣說道:“友誼、親情、家庭就像成功和榮譽那樣重要,無論我走到哪里,無論需要我多么努力地去拼搏,當我看到我的家人和親人時,我便知道,我不是一個人在戰斗。在我的生命中,遇到了很多人,這些人給予了我無比珍貴的友誼,支持我走到了今天!


絕不賣馬

今年71歲的Madeleine,幾乎把她的一生都奉獻給了她的馬。說起4年一度的奧運會馬術比賽,她認為亞琛世界馬術節更值得愛馬人細細品味,“它是一場只關于馬的盛事,有全世界知名的騎手來參戰,就像是在舉辦一場隆重的家庭聚會,F場的大部分觀眾每年都會參與,對參賽的騎手非常了解,甚至觀眾彼此也很熟知!背齺嗚∈澜珩R術節外,Madeleine的馬還會參與很多其他的精彩賽事,特別是世界冠軍賽。自然地,她會跟著馬去很多地方。如果遇到很忙無法分身的情況,她就會托人把馬從漢諾威運送給參賽騎手。


多年的騎乘及養馬經驗,培養了Madeleine選馬的獨到的眼光。對于4-6歲的年輕馬,她很看重騎手上馬的感覺;而較大年齡的馬,更大的關注點在于是否訓練有素。當然,Madeleine也很尊重騎手的想法,力求為騎手提供適合他們的馬。她認為,對障礙賽騎手來說,馬的奔跑速度和彈跳力的標準會很高;而盛裝舞步的騎手則更多把握的是馬的操控力及表演欲。


Madeleine的很多馬都拿到過優秀的賽事成績,但任何回報都不得不追溯其初始的付出。雖沒有精確計算過,但她很肯定地告訴筆者,對馬術這項事業的投入已逾百萬歐元,“客觀事實是,騎手不可能只騎一匹馬,到一定年齡后就需要更換。障礙賽的馬最貴,好在像Isabell這樣成功的騎手會給我一些額外的獎金來購置新馬,緩解我的經濟壓力。我知道,現在我的很多馬都價值不菲,但我絕不會覬覦經濟上的豐厚回報而出賣它們。我把它們看作我的孩子,我有責任和義務來保護它們。如果遇到不友善的騎手,我會毫不猶豫地要求他交還馬匹。如果它們由于年齡、傷病等原因不得不結束運動生涯,我也會讓它們在我的馬房安詳幸福地度過余生!


歲月沉淀的睿智讓她顯得更加干練。她一直并會繼續走在馬術的路上,神采奕奕。

相關閱讀

©2011-2025  馬術在線 (京ICP備11042383號-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787號

返回頂部
上课扒开女同学双腿玩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