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術在線 首頁 馬術雜志 行天下 查看內容

2015 西烏旗 30.5 公里草原大賽馬

2022-5-27 14:40| 發布者: admin |來自: 《馬術》2015年10月刊

摘要: 中國草原大賽馬發起于 2005 年,地點在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西烏珠穆泌旗的天堂草原。由于從起點的成吉思汗嘹望山下到西烏珠穆沁旗巴拉嘎爾高勒鎮主會場恰好是 30.5 公里的距離,“西烏珠穆沁旗 30.5 公里中國草原大賽馬 ...


中國草原大賽馬發起于 2005 年,地點在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西烏珠穆泌旗的天堂草原。由于從起點的成吉思汗嘹望山下到西烏珠穆沁旗巴拉嘎爾高勒鎮主會場恰好是 30.5 公里的距離,“西烏珠穆沁旗 30.5 公里中國草原大賽馬”便由此誕生了。

首屆比賽以 206 匹馬參加單場比賽,打破了 1939 年英國利物浦單場參賽 66 匹馬的世界吉尼斯紀錄,成為中國草原長距離賽馬的第一品牌賽事;仡欉@項已長達十年的賽事,其間,北京大馬主——劉志方的阿拉伯馬挑戰失利印象最深,他的兩匹馬不到 20 公里先后因傷退賽;隨后濟南楊武慶的汗血寶馬氣勢逼人,結果藏在草叢中的鼠洞和高低不平的草地讓汗血馬還沒到沖刺階段,便無奈放棄了戰斗。

2013 年,總部設在北京的西部馬術促進會派出 15 匹半血馬前來挑戰,結果只有一匹取得了第十名的不錯成績,經查,還是租借呼倫貝爾的一匹草原馬;2015 年,北京金盾馬術電視頻道俱樂部選出三匹半血馬參賽,這是第四次城市馬向草原馬發起的挑戰。

2015 年 7 月,西烏珠穆沁草原風景秀麗,水草豐美。今年的 30.5 公里大賽馬的賽道,由往年固定的西烏旗西邊的成吉思汗瞭望山改到了東南方向的烏蘭哈拉嘎蘇木。西烏旗書記周金樁解釋說:“我們希望把全國賽事與傳統的牧民那達慕大會融為一體,把賽事的全國影響力和當地牧民幸福指數結合起來,尋找節省、高效、接地氣的活動模式”。

為了適應新賽道,參賽馬主們在比賽前一天就趕到了賽地。新賽道相比以往有了不小的變化,草地雖更遼闊但起伏更多,尤其在出發點就是一個很大的下坡,這不僅更難控制鳴槍后興奮的賽馬,造成比賽前半段過多耗費體力,對十歲以下的小騎手更是個嚴駿考驗。

賽前,來自全國各地的馬主和騎手陸續抵達,本賽有五對人馬非常引人注目。首先是第一、二屆蟬聯冠軍的呼倫貝爾馬主——茫來,他己有六年未出山,是公認的草原耐力賽的王者。第二位是來自中國馬都核心區錫林浩特市的白音希勒牧場的牧人——趙建平,他家里有四千多畝草場,養馬、調教馬是他最大的樂趣。2007 年他曾帶兩匹馬參加比賽,其中一匹奪得冠軍,另外一匹也取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績。他還常去外蒙古參加比賽,經驗豐富,獎牌也得了不少。他今年帶來參賽的是一匹純種蒙古馬,體格粗壯,耐力驚人。第三位是“快馬之鄉”西蘇旗的老漢格格日勒圖的半血黑馬,聽說他是吊馬高手,前年從北京森林牧場買了一匹難以馴服的半血馬,苦練一年,即將亮相。第四位就是北京金盾馬術頻道俱樂部的三匹半血馬,為了給馬熱身,十天前,馬主王志剛就帶著馬匹和騎手們奔赴第二屆中國馬都大賽馬賽場,并取得了第二屆中國馬都大賽馬 3200米速度賽的冠軍。這次前來挑戰 30.5 公里大賽,他在馬匹的選擇和訓練上都做了充分的準備。草原上地貌復雜,草地起伏大,還常有看不到的鼠洞,前幾年前來挑戰的半血馬和阿拉伯馬雖然起跑速度快,前半段占了優勢,但最后都出現了大小傷情,被迫中途退賽,他希望改變這一切。第五位就是東道主西烏珠穆泌旗當地牧民的馬,西烏旗是中國白馬之鄉,當地的烏珠穆沁馬是蒙古馬的核心類型,但遺憾的是,每次比賽當地馬都能進前六名,卻從未奪冠。

西烏旗旗長朝魯說,我們期待奪冠,但我們首要的,是讓中國第一品牌的中國草原大賽馬保證公平、公正的品質。比賽地點在西烏旗,就會給當地帶來巨大影響力,也促進了當地旅游業和馬產業的發展,這比冠軍更重要。

 7 月 17 日清晨,來自四面八方的騎手陸續抵達賽場。發令槍響,190 匹賽馬奮力狂奔,噠噠的馬蹄伴著小騎手的呼喊聲響徹草原。在出發后的 5 公里處,當地牧民的 14 號蒙古馬一直遙遙領先,緊隨其后的是西蘇旗和阿巴嘎的幾匹馬,茫來的 124 號馬和趙建平的 17 號馬位于中段。而王志剛的馬出發有些晚了,和前面的馬拉開了大約 600 多米的距離。起跑十公里后,一直領先的 14 號馬,在極速中馬蹄突然踩進鼠洞,身體向前猛的閃了一下,雖然騎手迅速拉正,但速度還是慢了下來。此時,來自“快馬之鄉”西蘇旗的兩匹 10 號和 11 號馬已遙遙領先,哈巴嘎的130 號紅馬和 16 號花馬緊隨其后。領先的還有東道主西烏旗烏蘭哈拉嘎的 9 號黑馬。趙建平的 17 號開始加速,124 號芒來的黑馬也緊追了上來。在最后精彩的五公里中,來自東道主西烏旗的蒙古黑馬不甘示弱,一度領先,緊跟在 10 號和 11 號賽馬之后,阿巴嘎的蒙古花馬也開始沖刺。但最終,還是西蘇旗馬主格格日勒圖的 10 號馬問鼎冠軍,他的11 號也位居亞軍。第三名是阿巴嘎旗布達希拉圖的 130 號蒙古紅馬,第四名是西烏旗阿木古楞的蒙古黑馬,錫林浩特市趙建平的 17號黃馬取得第五,呼倫貝爾芒來的 124 號黑馬第六,阿巴嘎馬主革命的 16 號花馬第七,蘇尼特左旗蘇乙拉巴特的 137 號棕色馬匹獲得了第八名,阿巴嘎的阿木古楞紅馬獲第九,獲第十名的是西烏旗的布和巴特爾的紅馬。而來自北京金盾的 23 號 6 歲半血黑馬取得了第三十二名,另外兩匹半血馬也進入了前50 名。北京城市馬終于拿到了名次,因為比賽只取前 32 名的成績。馬主王志剛十分興奮,在接受采訪時說:草原小騎手,只有 20 公斤,我北京騎手是 50 公斤,如果我們能提前找到蒙古族小騎手,結果就會大不同。他表示,2016 年北京隊一定要進入前十名。

冠軍得主,西蘇旗的格格日勒圖非常開心,一邊拉著馬溜一邊淳樸的說:“馬爭氣,孩子也騎得好,兩馬相跟著,互相鼓氣,這半血馬就是快呀”! 這匹就是兩年前西蘇旗老漢在北京大興森林馬場購買的北京半血馬。這足以說明城市半血馬只要訓練好,就一定有機會拿冠軍!

賽后,呼倫貝爾的茫來遺憾地說到:“我的馬加速晚了,它最后十公里能從三十位追到第六,說明馬是有能力的!北荣惥褪沁@樣的不確定性,只有明年再來角逐了。趙建平也表示,前邊速度太保守,后邊拼命追,戰術控制地不好!但他表示,雖然草原大賽馬正在朝著馬種改良出新型耐力馬上發展,但本次比賽前十名中蒙古馬還是比半血馬多的。改良馬的新類型,重要的是要系統訓練,也應研究西方科學馴馬的一些成功經驗,但蒙古吊馬技藝還是應該抓緊進行繼承發展的。

不僅是吊馬技藝要傳承,傳統的賽馬方式也要很好的保護。蒙古族傳統賽馬的特點是從出發到終點一氣呵成,而國際上流行的耐力賽標準,則是約每十公里左右要讓馬停下來量一下心跳,降到每分鐘 64 跳之后,稍事休息,才可再次出發。

曾與很多蒙古族同胞談起這一規則,他們完全不接受后者,這是因為蒙古人的傳統賽馬方法是在長期的游牧生活中逐漸形成的傳統。在遼闊的草原上,蒙古馬的飼養方式是放養,而每戶蒙古包之間的距離都相差幾十公里,在這樣的前提下,牧人們每天騎在馬上的時間是非常長的,所以經過千百年來的演變,蒙古馬的耐力驚人,牧人們也就不認為在耐力賽過程中有必要讓馬停下來休息了。隨著中國馬術事業的發展,我們要借鑒國際耐力賽的愛馬精神,也更要全力保護民族傳統。

又一屆大賽馬結束了,有歡喜,也有遺憾,更有新的思考。中國是美國之后的第二養馬大國,700 萬匹馬是一個巨大的資源,國家體育總局和內蒙古自治區政府都把馬術列入到了重點推廣的體育項目中。我國北方有許多馬背民族,如果能讓我們的 700 萬匹馬都發揮作用該多好!草原賽馬現在是自生自滅,無人統籌,有時趕上一個好的節日,在草原上同時會有近十個比賽,如果能把各地賽馬規則、距離、日期、地點統籌起來,再將馬匹的注冊登記、育種繁育、測試評級等開展起來,牧民就真的可以養馬致富了。賽事一多起來,也就可以更好地帶動草原旅游了。據了解,中國馬業協會正在組織調研,我們蒙古族同胞,特別是愛馬的牧民兄弟姐妹們都共同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


©2011-2025  馬術在線 (京ICP備11042383號-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787號

返回頂部
上课扒开女同学双腿玩弄